第十二章 在極光下擲骰子《終章之一》


氣象報告說,寒流來襲,很可能是這個冬季最寒冷的一天。我卻在這一天,接獲一
溫暖的邀約。洪可兒和陳靜荷說要登門致謝,我很慚愧沒有幫上太多忙,但很高
興能夠分享她不遠千里找到母親的喜悅,所以約她們在公司附近的咖啡館見面。

平常就很少應酬的我,自從董森森自殺的事情過後,幾乎沒有和外界接觸過,每天
活動範圍,就是公司、球場、住家。為了赴約,離開辦公室,步行三分鐘,讓我
感受許久未有的閒情逸致。

走進咖啡館,映入眼簾的是兩個落落大方的女孩。從第一次在電台訪問相遇以來,

們也曾在舉辦活動的場合見過幾次面,雖然不是常常連絡,但因為有雷安芝、昌

仔、方傑、Kenny周邊這些有關聯的人,讓我和這兩個女孩相聚時,感覺十分輕鬆

、親切。


「方董事長,要特別謝謝你提供的線索,還有方傑啊,我聽Kenny說,在聯繫的過

程中,他也幫了很多忙。」可兒很有禮貌地致謝。
 

「不要客氣,也許妳們都覺得自己是大人了,但是在我的眼裡,妳們就像我自己的

孩子一樣,都還是小朋友,能夠盡點力量,我自己也很高興。」


「我也要謝謝方董事長,給我許多機會主持大型活動,要跟你報告一個好消息,電

台請我去做一個節目DJ,主持週末深夜的時段,雖然只有一個小時,但卻是我夢寐

以求的機會。」靜荷說。


「靜荷,妳是一個很有才華的女孩,我不會看走眼的,在生活中妳會漸漸找到自信

,總有一天會發亮發光。」我難得幽自己一默,「妳們聽,我講得像不像電視節目

中的算命先生?」


「謝謝啦!希望你是鐵口直斷呢!」她說。

三個人都笑了。


「聽方傑說,妳要報名去非洲當志工?」我問可兒。


「對呀,還早呢,現在先報名,並開始接受訓練。如果順利的話,將來每年放暑假

的時候,都可以去不同的地區服務兩個多月。」


「媽媽那邊呢?現在身體的情況怎麼樣?有人照顧她嗎?」我很關心。
聽我問起雷安芝的病情,可兒立刻紅了眼眶。
「其實我也很擔心。」她很努力地忍住眼淚,「寒假再過幾天就要結束,學校馬上

要開學了,媽媽不希望我為陪她,荒廢了自己的學業。可是……可是,醫生說她的

壽命可能只有三個月到半年。」


「妳先別擔心,根據醫學研究證明,如果她這段期間保持樂觀、心情愉快的話,有

助於穩定地控制病情,不會那麼快惡化。我身邊有些得到癌症的朋友,都因為以樂

觀的想法和開朗的態度面對,目前都還活得很好。」


「真的?」可兒半信半疑。
「真的。」我很篤定地告訴她。
「為了幫助媽媽度過難關,我想開始信基督教,媽媽卻說她要皈依佛門了。」
「不管什麼宗教,有信仰總是一件好事。堅定的信念,可以讓人活出很大的能量。」

我說。
 

「媽媽現在已經主動跟醫院要求要搬進『安寧病房』了,等到一有床位她就會住進

去『安寧病房』,得到比較妥善的身心照顧。」


「哦,那很好!」這時候,我突然注意到可兒的胸前有一條樣式很典雅的項鍊,似

曾相識,「這是……

 

「這是我媽媽要我好好保存的紀念品。」
「我感覺很熟悉,好像在哪裡見過……
「是嗎?你知道這是誰送我媽的嗎?我真的很想知道是誰?」

她突然情緒變地很激動。
 

「為什麼?」
「我媽媽跟我說,這麼多年以來,她一直深深暗戀一個男人,這條項鍊,就是那個

男人送給她的禮物。因為一直深深暗戀著他,她失去了婚姻,拋棄了幸福,而對方

竟然毫不知情。如果有機會找到這個男人,我很想告訴他這件事。」


仔細回想,這好像是我在結婚前,收到她送我那捲錄音帶之後,回贈給她的禮物。

難怪呀,難怪呀,恍然大悟的我,心底浮現許多畫面,我們從前在辦公室相處的情

景、幾次偶然間的重逢……,還有她要求我送貨到她姊姊家時,她姊姊打量我的眼

神。
 

「嗯,」我突然愣在那裡,不知道該如何接話,失神地問,「就算他現在知道這個

事實,又有什麼意義。」
 

「我不管對他有沒有意義,但是對我有意義、對我媽媽也有意義。暗戀,應該要表

白,應該要勇敢讓對方知道。這是權利、也是義務。」可兒的眼神裡,流露出一種

很難得見到堅決。
 

「我也贊成!」靜荷說,「我想那個男人,也已經步入中年了,他應該會想要知道

這個消息,沒有人會希望自己的人生留下遺憾。」
 

聽到「留下遺憾」四個字,我突然被震懾住。小小的女孩,講出的一句簡單的話語

,竟具備大大的力量,搖撼了我。


「那……那條項鍊,是……是我送她的。」
接下來,是眼前的兩位女孩被我的話震撼了。
 

「啊!」她們先是異口同聲叫了一聲,然後幾乎同一時間又問,「難道你都不知道

她暗戀你嗎?」


一個大大的問號,讓我跌入悠長的回憶裡,也墜落多年來編織的迷惘裡。我們彼此

應該有些知覺對方的心意吧,但理智上卻又覺得不可能。現在仔細回想,應該是因

為沒有勇氣面對許多困難的抉擇,所以就假裝不在意!


當時,我已經決定要和麗明結婚,喜宴都訂好了。發現抽屜裡有一捲錄音帶的那天

,我的心有些漣漪,感覺雷安芝對我的好意,也曾隱隱約約疑惑,她總以敵對和不

友善的態度對我,會不會就是一種男女情愫的表現?但是,我真的就是要和麗明結

婚了,對雷安芝的好意無能為力。所以我假裝不知情,我輕易地說服自己,「不可

能!」「你想太多了!」「就算有意思,也不可以。」


後來,我選了這條項鍊,找一個星期六的下午,約她去山上兜風,開車駛向彷彿沒

有盡頭的公路,直到星星亮起。如果可以不顧禮教的約束,暫時拋棄道德的壓力,

我必須承認那片刻的溫柔、曾經的擁有,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回憶。


多年以來,我把這段美好的回憶鎖進心靈深處,就當它從來沒有發生過,試圖把它

從生命的記事本裡抹去。誰知道它會在這個關鍵時候跳出來,明白地挑戰自己,不

能閃躲、不能逃避。


接著交替出現的畫面,是另一個必須面對的殘酷人生。最近這段時間以來,董森森

一個人孤獨向海邊走去的情景,經常出現在我的夢裡。如果當時我能夠不顧眾人的

眼光,留在海邊的民宿多陪她幾天,也許可以避免悲劇發生。


活到中年,才發現自己真正逐漸失去的,不是體力、視力,而是面對自我感情時的

決心和勇氣。我,不想再讓自己的人生徒留遺憾。
 

「我想去阿拉斯加一趟。」我堅定地說。
「真的嗎?」可兒半信半疑地問。
 

「當然是真的,就算只是老朋友的交情,我去探病,也是很應該啊!更何況……

我突然覺得百感交集,「更何況她為了我,耗費了人生大部分的青春。」
 

「如果你真的就是我媽暗戀了超過二十年的那個男人,我很想要央求你去看看我媽

,但是我不要你是抱著虧欠的心情去彌補她,我知道在這個時候,她也不願意接受

你的憐憫。」
 

「我不是虧欠她,而是虧欠我自己;我不是彌補她,而是彌補自己。」
也許每個男人,活到中年,發現自己為家庭與事業,衝了大半輩子,才會回頭看見

自己沒有來得及好好珍惜的東西,或是當時也不允許自己擁有那麼多。割捨多年之

後,換另一種心情,去憑弔青春的記憶。我想到董森森,她的死亡,也帶給我很大

的衝擊,讓我懂得反省,在反省中覺悟。


「你真的要陪我媽媽度過她人生的最後一段時光?」
「嗯。」我很肯定地點頭。
「請你一定要多陪陪她,好嗎?」可兒整個臉都漲紅了。
「我盡力而為。」
 

那天下班,我沒有立刻回家,我獨自開車,往那條如命運般深邃不可測的山間道路

開去。在寒冷的冬夜,追逐著我年少時的星光。

聽說我要去阿拉斯加的消息,麗明初期的反應並不激烈,她只是淡淡地問:

「要去看你那位老朋友嗎?」


「對,原來她就是洪可兒的親生母親,罹患了肺癌,已經是末期了,我想去看看她

。」我據實以告,但還是隱瞞了部分的事實。


「你們的交情,到底好到什麼程度?」從這個時候,她開始變得情緒激動。
「就是普通朋友而已。」
 

我知道她心裡犯嘀咕,自從我們幾個月前從阿拉斯加回來,在機場巧遇雷安芝之後

,她就開始懷疑我和雷安芝的關係。存在她心裡的一百個問號,曾經是懸掛在我們

夫妻之間的銅管風鈴,曾經隨著我們離開安哥拉治的日子遠去而漸漸平靜,完全沒

有聲息,我以為她的問號消失了,如今被我輕輕一扯,風鈴就這麼叮叮噹噹地響了

起來,我才意識到,那一百個問號依然在她心裡。


「普通朋友,需要這麼遠去探病,然後一去就要這麼久……你還想騙我,你以為我

看不出來嗎?」她的語氣開始歇斯底里。


「我和她只是很久以前的同事,跟妳結婚之後,就沒有聯絡了。」
 

「我早該想起來,結婚前有一次下班去公司等你,她出來打發我離開,那種『主權

不容侵犯』的神情。都怪我太笨,竟然沒有想到你們之間可能早就有曖昧。」


「我只能說很佩服妳的想像力。」我說的是實話,但也責怪自己的粗心大意。當時

為什麼沒有勇敢面對雷安芝對我的情義。
 

「最美好的愛情,不就是像你們這樣嗎?用二十年的想像力思念對方,夠纏綿了吧

!」她說的明明是氣話,聽起來卻有道理。


「不要用這種莫須有的理由指責我!」
 

她的嫉妒、無禮、憤怒,只是讓我更覺得更加虧欠、愧疚、不安。不只對她、對自

己,還有對雷安芝。我自省沒有做錯什麼,很多無奈是命運造成。既然天生為人,

就得符合社會的規範,我遵守婚姻制度,卻辜負了另一個人,到最後三個人卻都不

滿意。
 

「你教我怎麼相信你,萬一你從此一去不回呢?」
 

「我怎麼會一去不回,這裡還有我的家、我的事業!」
 

「你不會像昌仔那樣,把所有的錢捲走吧?」
 

「如果妳信不過我,明天我們就去辦手續?」
 

「什麼,你要跟我離婚?」她高聲質問、尖銳地像指甲劃過玻璃。
 

「嘔,妳的想法怎麼會這麼負面?」人與人的溝通真的很困難,即使親如夫妻,我

還是很意外她竟然會往離婚的方向猜想,「不是離婚。看妳這麼缺乏安全感,我願

意把所有的財產過戶給妳,包括公司的負責人和股權,都移轉成為妳的名下。」
 

「你……你可不可以不要去?」她突然一百八十度改變態度,試著改用懷柔政策,

以哀求的語氣說。
 

「麗明,妳還不了解我嗎?我去一趟,陪她一段時間就回來,根本不會發生什麼事

的。她……她充其量就是一個生命垂危的病人,我跟她會有什麼呢?」


「你不要自欺欺人了。誰能說一個身強力壯的中年男人、和一個弱不禁風的中年女

人間,就不會有什麼?」
 

「她是病人啊!我跟她不可能做什麼吧?」
 

「就是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要的感情,最純淨、也最純粹,不是嗎?」
這一句話,問得我心驚。年近半百,終於知道愛是怎麼一回事,我也因此而更加堅

││不顧麗明接受與否,隔天,我做了兩個重大的決定。把所有的財產和股份轉移

到她的名下,並且將楊子楓的職務提升為「執行董事」。


「方董,我是很樂於接受挑戰啦,但是你不覺得自己很衝動嗎?」楊子楓問我。
「跟你一樣,人就要活在當下,不是嗎?」我笑著回答,「我不在的這段期間,希

望你能幫助麗明。」
 

「嗯,請你放心!公司的事情交給我,我每天都會跟你保持聯絡!」
 

「不用啊,我完全授權給你了。我看這樣吧,我們採用『例外管理』的方式,有特

殊的狀況,才跟我回報,如果營運正常,業績目標都有達成,就不必跟我說了。」


OK!」他給出承諾。
「交給你了!」我放心地授權。
「方董……」他突然變得吞吞吐吐地。
「什麼事?你還有什麼要求,儘管說!」我認真地看著他。
「事到如今,我跟你來玩個『真心話;大冒險』好了。」
「什麼事?」聽到這種說詞,難免讓我想到又有什麼事情要發生。
「你要選『真心話』、還是『大冒險』?」
「我喜歡聽真心話!」
「你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人,我一直都很欣賞你。」他靦腆地說。
「嗯,謝謝,然後呢?」
「既然大家都不要有遺憾,我也要把自己的感覺說出來,我也不想要有遺憾。」
「好啊!你說。」
「曾經……有一度…………我發覺自己、發覺自己,非常欣賞你,那種感覺,甚

至就快要超過一般男人和男人之間的惺惺相惜。其實,我已經有BF……


「啊?什麼是『BF』?」我先是微微吃了一驚,大概猜到他要講什麼,然後又碰到

我這個中年男人家聽不懂的年輕世代詞語障礙。
「『BF』就是指固定交往的男友。」
 

「你喜歡的是男人?你看起來一點都不像。」他雖然外表很乾淨,但笑容很陽光,

肌肉的線條很勻稱,既不脂粉氣,也不娘娘腔。
 

「誰說同志一定要長成什麼模樣?我覺得你就很像是啊!」他斬釘截鐵地說。
 

「喂,喂,我不是喜歡男生的人。」
 

「是因為發生雷安芝的事情,不然我一直猜想你應該有可能會是喜歡男生。」
 

「怎麼可能?」我把他當作自己的弟弟,拍拍他的頭,「這次,你的雷達偵測錯了

。是什麼跡象誤導你?」
 

「我看你很愛乾淨、很有潔癖,對美術、音樂、文化都很有興趣。」
 

「這種男人都會愛男生嗎?」我笑了。
 

「大部分啦,也不能說全部。」
 

「更何況,我結婚了哦!」
 

「很多男人是喜歡同性的,他們是因為社會的壓力才結婚的;還有另一種男人,是

太壓抑自己了,窮極一生,都沒有發現自己真正喜歡的是同性。」
 

「你懷疑我是後者哦,我從前交過很多女朋友。」
 

「我現在知道了,但其實那也不代表什麼。」
 

「你不要一直想染指我,好不好?」我故意開玩笑地說。
 

「你知道嗎?」他猶豫了一會兒,「坦白告訴你好了,連李鎮昌都懷疑過我,他還

猜測地問我,是不是和你有過什麼親密關係,否則你為什麼對我那麼好,把很多重

要的決策都授權給我!」
 

「啊?」一顆炸彈投向我的心頭,轟然巨響!
 

「嗯。」他點頭。
 

花了幾秒鐘,我才回復鎮靜地問:「他真的這樣想?」
 

「我不知道他到底怎麼想,也許他很好奇,或是很單純以為是我勾引你,也許他只

是很嫉妒你對我的信任,所以故意想要醜化我們的關係。」
 

「你會不會想太多?」我覺得太複雜了。
 

「反正已經不重要了。」
 

「昌仔是因為這樣才堅持要離開公司嗎?」
 

「應該不是吧,把兩個男人普通的交情,硬要往同志的方向去聯想,會使他那麼羞

愧嗎?」
 

「或許也會是原因之一吧!」我突然很難得地意識到,這個世界還有很多我所不能

理解的事情,「你為什麼想要告訴我這些?」
 

「聽了你的故事,我有個結論,喜歡一個人,就應該讓他知道。」
 

「可是,如果被對方拒絕了呢?」
 

「尊重他的選擇啊!至少,我不用放在心裡,猜測一輩子。」
 

「你是對的,但我還是要給你一個令你失望的答案,我真的不是。」
 

「只要你願意拋開禮教的包袱,愛情有各種可能的面貌。」他說。
 

「你的想法,很前衛。」
 

「每個人都可能有前衛的想法,我只是付諸行動罷了。」
 

實在很佩服這些年輕人的勇氣,我把一個人、一段感情,放在心裡,放了一輩子,

卻連想都不敢想、猜都不敢猜。

 

前往阿拉斯加之前,出發到機場之前,我打電話跟洪可兒辭行,看看她有沒有什麼

東西要託我帶給雷安芝。電話那頭,聽得出來,她很開心,也很客氣。
 

「不用了,方董事長。我媽媽學會用MSN了,我們每天都有連絡,透過網路視訊,

也能看見她的影像哦!」
 

「妳媽媽還好嗎?」
 

「她愈來愈瘦了,她要我跟你說,要有心理準備,不要到時候,認不出她來。」
 

                          未完‧續下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kychen 的頭像
shinkychen

空間 の 冥想

shinky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