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沉睡的少女《一》

 

 

在高爾夫球場的更衣室裡,我看到昌仔身上明顯的外傷。出手很重,但顯然手下留情,所有的傷痕都在襯衫可以遮蓋的範圍之內,不需多想,就知道他八成是鬧家庭革命了。

 

若是主動詢問,我擔心會傷及他的男性自尊。更何況以我們的交情,相信他在適當的時機,就會和盤托出。果然不出所料,用餐的時候,他自己招了。

 

「我不像你那麼好運。」
「怎麼了?」我關心地問。
「你被週刊拍到跟美女親熱的鏡頭,老婆只是發發脾氣,還跑到美國,留你一個人,很自由哦!」

 

「老夫老妻了,她信得過我。」
「真是模範夫妻。」他的口氣酸溜溜。

 

「你老婆也不錯啊!」
「不錯個碗糕啦,」他很生氣地抱怨,「無代無誌,把我抓成這樣!」

 

「無代無誌?不會吧!你是不是被她抓包?」
「最好是有哦。昨天我回到家,她就變得陰陽怪氣,指著我的鼻子,說我對不起她,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我勸他。
「我已經夠小心了。這女人一到更年期,就變得很怪。」

 

「男人也有更年期,只是比較不明顯,但症狀還是有,你不覺得嗎,即使生活規律,定期運動,就是不像從前那麼有活力。」
「要有活力哦!」他從皮夾掏出藥片,「靠這個啦!新進口的,半個小時前,吞一顆,保證嚇嚇叫、ㄅ一ˋㄤ,ㄅ一ˋㄤ,ㄅ一ˋㄤ!」

 

「你有這麼需要嗎?」
「試一次,你就知道有多爽!外面那些美眉,都說我很厲害。」

 

「有些年歲啦,你該收斂一點。」我勸他。
「做業務,交際應酬多,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辯解。

 

「我們從前賣過那麼多東西,橫掃所有市場,哪一樣是靠交際應酬?」我想到曾經和他一起流汗打拚的日子。
「時代不同款啊。」

 

「你免騙我。愈是現代,愈不用那套。我們花在廣告、通路促銷的預算,足夠打仗了,風神是強勢品牌,不用你去求神拜鬼。」
「我知啦!」

 

「昌仔,愛玩沒關係,厝嘛愛顧,你這樣,我怎麼跟你牽手交代。」
「伊喲,實在真超過,沒證沒據,竟這樣對我發飆。」

 

「女人是很敏感的。」我提醒他。

 


果然不出我所料,當天下午,昌仔外出督導通路業務,他的太太怒氣沖沖來辦公室找我,手上拿著一疊照片,是請徵信社拍的。

 

印象中,這是她第二次來我的辦公室。上一回就是為了昌仔在外面捻花惹草的事,我以為那是第一次、也已經是最後一次了,沒想到昌仔老毛病又犯。

 

「方董,」她一向對我很尊敬,「說來慚愧,這些都是家務事,不過我想請你幫我看看,這個年輕女孩,是不是你們企業集團公司的職員、還是工讀生?」

 

我仔細端詳很久,覺得面熟,但無法立刻指認,畢竟集團內的女性員工很多,就算工讀生,也有幾十個。
按下內線電話,我請楊子楓進來幫忙辨識,他很快地說:「不是!真的,我們集團裡沒有這個人。」
「昌仔跟她來往,好像有一段時間了。」

 

從她很平靜的樣子,我推測這不是她第一次抓包,「妳注意多久了?」

「自從你把他叫回來一起工作,家裡經濟穩定之後,他就開始不安於室。男人嘛,在外面弄些花花草草的事,總是難免,如果他要玩玩,我根本不在意。不瞞你說,他早就不行了……

 

「不行了?妳是說……」尷尬,我怎麼會跟太太以外的女人談論這種事。
「沒錯,最近這兩、三年的事,完全沒有辦法,他試過很多次,就是不行。所以我不擔心他去玩人,我怕的是他付出真的感情,最後連家都不要了。」

 

「他應該不會這麼糊塗!」我安慰昌嫂。
「我已經是中年歐巴桑了,對婚姻早就沒有浪漫的幻想,只要實實在在生活,家裡的經濟不要出問題就好。」

 

「是啊,我們四年級的這一代,跟老爸老母一路吃苦過活,到現在也不貪求什麼了!」
「方董,我擔心的是,男人在失去性能力之後,還會跟年輕女人在一起,他們之間,那不就是真愛了嗎?」

 

「妳不要太擔心,我會勸他。據我所知,他不是那種不顧家的人。」
「可是他跟這個女孩,已經被我派人跟到過很多次了。從前他都玩一次就換人,最近這兩個月,固定跟她約會。」
為了慎重起見,我拿下眼鏡仔細再檢查一次,看出一些端倪,這個女孩的輪廓很像是洪可兒的同學,但我不敢確定。

 

「先不要太操心,我會留意。」
「如果是集團內的人,我不要求你讓她沒工作,但你至少把她調部門,別讓她跟昌仔繼續在一起。」

 

「嗯,我知道了。」我提醒她,「如果妳還想要這段婚姻,就不要當面拆穿他。男人是很要面子的。我擔心妳一時衝動,會把事情搞砸。」
「我聽你的。」她臨時又想到別的事,「昌仔跟你說過了嗎?最近他老爸賭六合彩輸了一筆錢,我婆婆氣得中風了。」

 

「真的,嚴重嗎?」我很震驚,昌仔隻字未提。
「還好,命是撿回來了。就是右手、右腳麻痺,動作不靈光。」

 

我請楊子楓到財務部預支一張我的個人支票,十萬元,「這點心意,轉給伯父伯母,暫時不用讓昌仔知道。」
「這怎麼好意思?」

 

「自己人,不要客氣。」

 

楊子楓送昌嫂出去,我看見她略為駝背的身影,驚覺時光的老去,算算年紀,她比昌仔大兩歲,今年應該快五十了吧!閩南俗諺說:「某大姊,坐金交椅。」想不到她竟然坐得這麼不安穩。

 

昌嫂的告白,完全出乎我意料。我以為昌仔拿那些藥片,只是為了助興而已,沒想到他完全靠藥物才能辦事。而令我疑惑的是,他對待自己的太太時,為什麼不服藥呢?

 

下班前,昌仔回公司一趟,我沒明說他老婆來過,只單刀直入地問,「有人在外面看到你把年紀很小的美眉,有這回事嗎?」

「喂,這跟公事沒關吧!如果有的話,也是我的本事。」

 

「上次我想請洪可兒和她朋友來公司工讀,你幹嘛一直反對?」我終於想通了這個環節,如果他口中的「把美眉」,就是洪可兒的朋友,為了避免事跡敗露,當然會故意不讓她們來公司工讀。

 

他停頓了一下,表情從兇狠轉為洩氣,「算你厲害!」

 

「你才厲害,陪我去上個廣播節目,就有辦法誘拐未成年少女!」我很生氣。

 

「你不要含血噴人,我們才不是在廣播電台認識的。」個性土直的他,很不服氣地反駁,「我是在網路聊天室被她釣的。」

 

「真正厲害的是你,歐吉桑,還會上網把妹。」

 

「該不會是那個女孩跑來找你投訴吧?」他急於求證消息管道,「我最近被她煩死了,糾纏不清。」

 

「你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憑直覺的推測,我有點後悔。

 

「你真齷齪,」他如我所意料中的開罵,「不過,你也答對了。」

 

「拜託,她才剛剛上大學。」

 

「我要負責,是她自己不要的。」

 

「那你太太呢?你該怎麼對她負責?」

 

「我有本事對兩個女人負責,不行嗎?」他愈不講道理,我就愈覺得他像孩提時候的樣子,一點也沒有改變。

 

「你不用問我,你該問她們兩個人。你這麼不可靠,誰敢要你負責?」氣頭上,話說重了,我無法精確控制語言的份量。

 

「大尾仔,這幾年來我跟著你東奔西跑,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難道在你眼裡,我真的那麼不值?」

 

「我不是那個意思,你自己不要擴大解釋。」我試圖緩衝那句話的負面衝擊,我真的沒有輕視他的意思,但似乎覆水難收。

 

「你很優秀,從小你就比我優秀。我什麼也比不上你,可以吧!」說完,他怒氣沖沖甩了門離開。

 

我有些懊惱,昌嫂沒有把事情搞砸,倒是我把事情給弄擰了。

擔心他誤會,以為是那個女孩來找我告狀,恐怕他一時憤怒,會做出傷害對方的事情,我一直Call他,都沒有能夠聯絡上,直到午夜,他的手機接通了,話筒傳來的,卻是像A片那樣的聲音。

 

男聲:哦──
女聲:嘖、嘖、嘖……
男聲:嘶,好爽,再來、再來

女聲:嘖、嘖、嘖……
男聲:我還要。

女聲:今天只能這樣哦,不能進去。
男聲:為什麼?哦──
女聲:傷口會發炎!嘖、嘖、嘖……
男聲:我很喜歡妳,寶貝。

女聲:我知道啊。嘖、嘖……
男聲:哦──哦,妳好厲害。

女聲:嘖、嘖、嘖……
男聲:我快要不行了,寶貝。

女聲:昌哥,昌哥。
男聲:寶貝。
女聲:昌哥!
男聲:寶貝,啊───

 

我知道我不該繼續聽下去。但理智的作用力卻輸給好奇心。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嗎?為什麼我會聽見昌仔在進行魚水之歡的聲音,他是故意向我示威吧?難道,又是電話沒掛好?而我究竟是受媚惑於真人現場的情色語音、還是一直想辨識那個女人究竟是誰?
接下來,我聽見腳步聲、沖水聲,沖水聲、腳步聲。然後又是一陣喘息聲,男女開始交談。

 

女聲:同學陪我去醫院拿掉的時候,我怕死了。
男聲:妳應該跟我講,讓我陪妳去。
女聲:我擔心你不相信我。
男聲:憨查某囝仔,昌哥疼妳。
女聲:你年紀大到可以當我拔拔。
男聲:那我更要疼妳。
女聲:為什麼?
男聲:妳可愛!
女聲:哪裡可愛?
男聲:全身都可愛。
女聲:真的?
男聲:妳讓我覺得青春。
女聲:男人都這樣,等我變成老婆婆,就沒人愛啦。
男聲:所以妳是聰明的,趁年輕,多玩玩。
女聲:不好玩。
男聲:我嗎?
女聲:不是啦,人生,不好玩!
男聲:這個時候,就不好玩,長大,會覺得更不好玩。
女聲:昌哥,能借我一點錢嗎?
男聲:多少?
女聲:五、六萬。
男聲:妳要做什麼用?
女聲:我想去美國。
男聲:去美國做什麼?找男朋友哦?
女聲:對啦!
男聲:胡說,妳老實告訴我。
女聲:真的嘛!我男朋友在美國。
男聲:妳要讓我傷心哦?
女聲:騙你的啦,我要陪我同學去美國見她媽媽一面!
男聲:孔────────
女聲:喂,你睡著啦……

                            未完,續下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kychen 的頭像
shinkychen

空間 の 冥想

shinky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