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不醒的紅酒

 

 

標榜「一次入會,一生智慧」的風神百科全書知識網,上市未久,就引起市場騷動。短短幾個月的時間,我們已經招收二十萬個家庭會員、七萬企業會員、和十三萬個人會員。業界眼紅,但沒有競爭者。我們的產品內容和網路技術,都有所謂的「進入門檻」,不是那麼容易在很短的時間之內被模仿。

 

全球電子商務剛剛起步,很多企業躍躍欲試,但都還在摸索的階段。成功的電子商務模式是什麼,連研究所的教授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一項遊戲規則剛建立,很快就會被另一項玩法取代。一項領先的技術剛推出,就會被一項更新的技術推翻。即使產品再好,也抵不過盜版猖獗。風神百科全書知識網在初期的成功,Michael研究出來個別帳戶的加密技術,是很重要的成功關鍵。
但是,我們也面臨了新產品從「導入期」進入「成長期」的瓶頸。這個時期的市場特色是:消費者大量而快速竄升、準備加入市場的競爭者開始虎視眈眈、先驅者和專家意見仍具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但消費者的口碑流傳反而是更具關鍵的影響力。

 

「閃靈科技行銷公司」的客戶服務部門,開始碰到巨大的壓力,尤其是電話行銷單位人手相當吃緊,影響服務品質。只要有一、兩通電話,沒有讓消費者有滿意的答覆,隔天網路上就會流傳很多負面的消息。
公司大量應徵新人,緊急培訓,但仍然緩不濟急。
另一個問題,是行銷創意。我們必須策劃更多互動的活動,讓消費者在離開電腦網路之後,還能在生活上感覺風神百科全書知識網無所不在。為了要甩開未來的競爭者,我們必須跑得更快,讓他們感覺自己追不上。

 

業務會議結束,我靈機一動問昌仔:「上次,我在Sweet電台認識的那幾個年輕人很不錯,我考慮請他們來公司打工,客服部、企劃部,都需要年輕人的新點子。你覺得呢?」

 

「不好吧!」他不假思索地回答,「他們太年輕,懂得什麼?」

 

「打工而已,試用看看再說,也許會有一些創意的火花。」我試圖溝通。

 

「我堅決反對,這些工讀生,辦事都不牢靠,哪天學校考試、舞會、社團活動,一堆理由,動不動就要請假,我吃不消。」

 

由於投資的事業體系龐大,雖然我自己會在營運總部坐鎮,但閃靈科技行銷公司推動風神百科全書知識網這個專案的重大事項,我都授權給他決定。平常他很少這麼堅持己見,好像連一點商量的餘地都沒有,我感到意外,但想想也就算了,暫時打消念頭。可是,想要和洪可兒他們更進一步接觸的想法,並沒有完全放棄。

 

離開營運總部的辦公室之前,特別助理楊子楓送一件快遞進來給我。

 

「我猜應該是一瓶紅酒。」楊子楓開心地說,「美人送美酒,有意思哦!」
我打開禮盒,果然沒錯,是一瓶一九九八年的Latour à Pomerol。禮盒外面,附了一張卡片,簡單寫著:

 

方董事長,
謝謝你的招待,並且熱心地幫助可兒尋找線索,
讓我的節目可以提供這麼有人情味的服務。
但願世間所有的愛,都像美酒一樣,
沉默之後,醒來,
迎接的是生命更濃郁的芬芳。
 
董森森  敬謝

 

「她很識貨,而且是個可造之材。」我不由自主地打從心底想讚美她,「只不過吃一頓飯,隨便聊了幾句跟酒有關的話題,她就完全融會貫通了。」
Latour à Pomerol
是法國龐馬可一個小產區的大酒莊,年產量約三千箱。葡萄以梅鹿為主,佔了百分之九十左右。

 

據說,一九九八,是龐馬可地區一個極佳的年份,天氣一直很理想。我曾喝過這個年份的葡萄酒,體驗過它的美味。不過,即使是年份極佳的紅酒,碰到現代的釀酒技術,至少要二十年以後才會成熟可口。舉例來說,一九六一年的Latour à Pomerol ,目前在英國每瓶售三千五百鎊,它的價值,可見一斑。而有些葡萄酒,進入沉默期之後,永遠都不會醒來。

 

「如果可能的話,希望二十年後,再來品嚐董森森送的這瓶一九九八年的Latour à Pomerol,應該會像老友的情誼,愈陳愈香吧。」我對楊子楓說。

 

「別小看她,」楊子楓又開始淘氣了,「人家是當紅的電台節目主持人,常識很豐富。」
偶爾,我也會感染他的赤子之心,「誰能保證,她沒有偷偷看我們的風神百科全書知識網?」

 

自從和洪可兒他們認識之後,我的手機裡就不時出現無厘頭的簡訊,有時候是她傳來的、有時候是Kenny。剛開始的時候,很多冷笑話我都看不懂,拿給楊子楓幫忙解讀,就被他嘲笑一番。有幾則印象深刻的冷笑話,到現在還留在我的手機裡。

 

第一則,
「牛奶的媽媽是誰?答案:是花!為什麼?因為『花生牛奶』!」

 

第二則,
「︿台語發音哦!﹀有個阿婆到雜貨店去,問小姐說:阿你家甘無火爐?小姐說:妳要煮火鍋的、還是烤肉用的?阿婆說:不是啦!我要洗頭毛的『飛柔』啦!」

 

第三則,
「瘸子和瞎子同騎一車外出,瞎子騎,瘸子看路。瘸子發現前面挖了一條深溝,瘸子急呼:『溝!溝!溝!』瞎子高唱:『好累!好累!好累!』於是兩人一起掉入溝中……

 

剛收到這一則的時候,我實在看不懂,經過楊子楓詮釋,我才知道笑點在於那是瑞奇馬汀為一九九八世界足球賽所唱的主題曲「聖杯之光(The cup of life)」。會心一笑。對年輕人創意的折服,很快地取代了內心被捉弄的不安。

 

漸漸地,我也學會轉寄及發送簡訊。麗明發現的時候,相當意外。甚至會利用我在洗澡的時候,偷偷檢查我手機裡的「訊息」。不過,她每次大概都只會看到這些無厘頭的冷笑話吧,時間久了,就失去追查的動力。

 

有時候,我真的覺得她很可愛。如果男人會習慣性地偷腥,絕對會比太太有更高的警覺性,怎有可能把任何曖昧訊息留在手機裡。以昌仔來說吧,他培養的最好的習慣就是││每天下班回到家,把車停妥之後,緊接著完成最要緊的動作,刪除所有簡訊、以及可能會被老婆抓包的通話紀錄。

 

這天我在車上,想到一個創意,可以和董森森的節目合作,趁著學校即將開學,結合社團舉辦迎新活動,順便推廣風神百科全書知識網新產品的「學生會員」。正打算打電話給董森森時,收到一通奇怪的簡訊:

 

「是你狠心奪走我的陽光,才讓我多年的戀情,躲在生命最陰暗的地方。」

 

年近半百的我,收到這一則措辭強烈、意涵悲傷的簡訊,著實發愣了好長一段時間,是怎樣的愛戀,可以深刻、無奈到這樣的地步?而我曾辜負過任何人嗎?不然,怎麼會有人發送一則這樣的簡訊給我呢?

 

查看發送人的電話號碼,竟然是洪可兒。滿腹疑雲的時候,同樣的簡訊又再度連續發送了二十幾次。我的心情從疑惑、轉為緊張、接著擔心。她究竟怎麼了,為什麼會突然發這種訊息給我?我該如何回應呢?會不會是發錯對象了?但為什麼連續發送這麼多次?就像年輕人常講的、也是麗明常做的「奪命追魂Call」,令人好不安心。

 

我想,我可以若無其事地打個電話,看看她的反應,但電話撥過去,剛開始沒有人接,之後就變成通話中。不得其解的我,決定試著發送簡訊給她,雖然一個字、一個字鍵入,速度很慢,到底我還是完成了一則短短的簡訊:

 

「可兒,好久不見,妳好嗎?沒什麼事,問候妳而已。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隨時通知我。方恕仁」

 

簡訊發出之後間,大約過了兩天,才收到她回覆的簡訊:

 

「方董事長,我很好。謝謝您關心。洪可兒^_^

 

那些日子,我常常試圖想像究竟是怎麼回事?
楊子楓推測她是發錯對象了,至於發送次數太多,也能是手機鍵盤沒有閉鎖,放在背包裡,按鍵碰到物品,所以重複送出。

 

「真的,我還沒有換摺疊式手機之前,也常發生這種事。」他說。
就算楊子楓的推測正確,我仍有疑團待解,一個才要上大學的小女生,怎麼會有這麼強烈的愛恨情仇,難道,是我太不夠了解青少年了嗎?我的兒子方傑、女兒方盈各自隻身在美國不同的學校念書,他們會有類似的困擾嗎?想到這裡,令我感嘆萬分的念頭竟然悄悄浮現││賣了二十幾年的百科全書,從傳統印本到電子版本,內容愈來愈豐富、資料愈來愈詳實,即使每年更新,卻獨獨忽略了「愛情」。

 

一個人知識再多、學識再高,也解答不了愛情的問題。

 


還沒來得及連絡董森森,她就主動打電話來邀約,說是要回請我吃飯,我正想跟她談合作舉辦活動的事情,感覺兩個人很有默契。

 

她約我去市區近郊一家很精緻的法國餐廳,媒體鮮少報導,印象中我聽幾位身邊的饕客提及,但聽說老闆非常龜毛,必須熟客引薦、預約,否則有錢也吃不到。
考慮到路途及時間的關係,本來我想請司機小林先去接她,再回來總公司載我,但她一直客氣地推辭,說不好意思麻煩小林。我猜想她大概不習慣談話時有別人在場,或擔心用餐時間比較長,會延誤小林下班時間。於是我讓小林先下班,我直接開車去電台樓下等她。

 

這家法國餐廳很有鄉村情調,普羅旺斯的感覺隨著涼風習習,吹入人心。夏天的傍晚,夜幕垂降的速度遲緩,透過窗戶遠眺農園,還有夕陽晚霞的光芒,似乎梵谷畫作裡麥田上黑鴉就要振翅高飛。

 

老闆沮喪地對董森森說,「本來預計今天要請妳品嚐一瓶美酒,但是卻要讓妳失望了。」他拿出一瓶一九八八年份的葡萄酒,語氣充滿遺憾,「它進入沉默期之後,一直沒有醒來,我昨天試喝了酒窖裡的兩瓶,完全不能入口。」

 

「沒關係,我們喝別的好了。」董森森安慰他,選了一瓶二○○○年的BPHR Saint Emilion

 

「我聽說一九九九年的紅酒很不容易陳年,可能永遠不會進入沉默期。」

 

「有些酒一旦進入沉默期,就很難醒。」我說。

 

「是啊,我曾在廣播節目中,訪問過一位酒商,我還記得他說對於擁有超長陳年實力的葡萄酒而言,最關鍵的挑戰來自本身能不能度過這段沉默期,大部分的葡萄酒都會在購買後很短時間內就被開瓶,因此沒人知道它到底還要沉睡多久,才會醒來。」

 

「要避免葡萄酒被驚醒,最好的方式是碰到一位有品味、也有耐心的收藏家,把它放置在乾爽的酒窖中慢慢等待。這項祕訣,是我們百科全書中提到過的。」我想到她送我的那瓶一九九八年的Latour à Pomerol

 

「怪不得你的知識這麼淵博。」看菜單的時候,她提醒我,「我喜歡吃法國菜,但絕對不吃鵝肝醬。」

 

「太殘忍了,是嗎?」我問她。

 

「嗯,為了滿足人類的口腹之欲,讓動物受到那麼多苦,想了就很難過。」
據我所知,傳統製作鵝肝醬的方式,的確很不人道,所以近年來常受到保育人士的抗議。生產鵝肝醬的廠商,把鵝或雄鴨先關在很狹窄的空間裡,同時進行兩到三週的強迫灌食來擴大牠們的肝臟。保護動物團體年年呼籲,但在法國的消費量仍是有增無減。

 

「我聽說現在有比較人道的養殖方式,由人工一對一餵食,還必須不斷地拍撫,讓牠們聆聽音樂以幫助吞嚥及安撫情緒。」

 

「可是我還是覺得很殘忍,」她說,「我只要想到那些弄臣想辦法用鵝肝醬討好法皇路易十五的情況,就覺得噁心。」

 

「事實上,市面上的鵝肝醬製品,百分之九十五是用鴨肝產品,其餘才是鵝肝。根據法令,可以對雄鵝和雌鵝進行灌食,鴨的部分,就只能對雄鴨進行灌食。」

 

「所以若是要轉世做鴨子,就不能當男的。」她笑了。

 

「男人,比較命苦。」我附和她的玩笑話。

 

「嗯,向命苦的男人致意。」她舉起酒杯。

 

「向有愛心的女性致敬。」我也跟她一起舉杯。

 

席間,沙拉鮮嫩欲滴,油醋醬汁、加上新鮮檸檬汁,提升蔬菜的甜味和香氣,令人聞之垂涎。
橙汁鴨胸,使用粉紅色彈性適中的鴨肉,搭配高麗菜、青蔥、雞骨高湯熬成的醬汁,盡是原味。
此外,老闆早就幫她準備了一道招牌菜「布烈斯雞」,我回顧剛剛看過的菜單,價格不便宜,光是這半隻雞肉,就抵得過五星級飯店一客自助餐的費用。
雖然,昂貴的料理,不一定好吃,但這道「布烈斯雞」名不虛傳,入口就立刻品嚐到布烈斯雞被稱為法國傳奇料理的原因,肉質滑順、多汁、鮮美、又有彈性,為了保留肥嫩母雞的原味,主廚只用胡椒和鹽調味,煎成八分熟,搭配淋上醬汁的羊肚菇,非常可口。

 

「其實,這裡還有一道名菜,用鮮嫩蘆筍松露醬清蒸鱈魚,清水煮過的圓鱈,入口即化,非常道地。不過今天正好沒有鱈魚,下次再補請你。」她意猶未盡地說。

 

「我在另一家餐廳吃過這道料理,廚師用了蔬菜、月桂葉、百里香和白酒調味,松露醬,更是把所有香氣提到極致。」我也很樂意跟她分享美食的經驗。

 

這頓飯,我們正事沒聊幾句,倒是像兩個老饕似的,不斷交換彼此對美食的看法。不過,她應允會花時間幫我想想進入校園辦活動的事情。光是有她這一句話,我就覺得放心。

 

最後上的甜點,蘋果派,老闆兼主廚特別強調:「選用酸甜適中、耐烘烤的富士蘋果,酥脆口感帶著撲鼻蘋果果香。」

 

「的確,是今天最完美的句點。」她說話的表情,充滿幸福。

 

我想起一位法式料理專家說過的話:「味覺,是通往法式浪漫最近的道路。」雖然,我無意和董森森激起感情的波濤,但海潮和岩石的碰撞,總會產生浪花。緣起緣滅之間,究竟是什麼?等時間去慢慢證明。

 


很可惜的是,等不到時間的證明,短短一個星期之後,這段浪漫的法式晚餐,引爆一顆意想不到的炸彈。

 

最新一期的週刊,狗仔隊拍到我和董森森的約會。不只是共進晚餐的畫面,而且是全程追蹤報導。標題是:「電台DJ董森森和企業家方恕仁偷情實錄」,裡面所有的內容都是看圖說話,片面報導、斷章取義。

 

「大尾仔,看不出來哦,你真有兩下子!」昌仔跑進來,指著週刊的封面,神情像是中樂透彩券。

 

老實說,我的感覺很複雜。憤怒中,帶著驕傲;不屑中,帶著佩服。

 

憤怒的是,一切都不是事實。驕傲的是,我竟成了董森森緋聞中的男主角。而我們之間,真的是清清白白,一點事情也沒有。也許不能說完全沒有任何情愫,但至少沒有任何越軌,這是千真萬確,可以對天發誓的。

 

不屑的是,這些狗仔隊藏身暗處,專拍我們這些沒有做見不得人的事的明眼人。佩服的是,他們看圖說故事的能力一流。
最離譜的鏡頭有兩個。其中一個是我的座車經過郊外時,路上正好有一處是汽車旅館的巨幅廣告看板,影像沒有經過剪接合成,但拍攝的角度確實很像我們把車往汽車旅館裡頭開。另一個畫面,是我和董森森進入法式餐廳時,交疊的身影很像是我摟住她的腰。
沒吃到羊肉,還惹了一身羶。我覺得真是虧大了,但想想董森森更委屈,身為女性公眾人物,她應該比我更在意名節。

 

我試著想打電話跟她致歉,但覺得尷尬,更何況錯的又不是我。約會是她主動提的、餐廳也是她自己選的,若不是因為她是電台當紅DJ,收聽率冠軍,也不會成為狗仔隊的獵物。說穿了,我才是受害者。

 

想到回家之後,面對麗明的質疑,不寒而慄。我真的不是怕太太,而是不喜歡她那種不文明的溝通方式。幸好,我對麗明一向據實以告,那天我和董森森約吃晚飯,她也都知情。

 

「方董,您的電話。」為了避免其他媒體跟著炒新聞,我會被追著跑,暫時將手機關了,由楊子楓替我過濾辦公室電話,「董森森小姐來電。」

 

我的猶豫不決,倒讓她先馳得點了。

 

「董小姐……」我很在意她的感受,「妳還好吧?」

 

「方董,給你添麻煩了。」她搶先說,不愧是個識大體的名女人,「夫人那邊,要不要我親自跟她解釋?」接著,擊中要害。

 

「我看,呃,不用吧!」我恨自己的語氣不夠肯定,口是心非。

 

「如果你不介意,我等會兒跟你的特別助理聯絡,請他告訴我方太太的聯絡方式,好嗎?」

 

「也好。」面對可能引發的家庭風波,我接受了她的好意。「妳呢?妳還好吧?希望這件事不會對妳造成傷害。」話一出口,我就覺得自己是白癡,怎麼會不造成傷害呢?光是名譽損失,就無法彌補。

 

沒想到她竟然回答:「你放心吧!方董,在影劇圈這一行,愈是負面的報導,代表人愈紅。這點,我想得很透徹。」

 

「妳說笑了,妳的形象維護得那麼好,根本不需要炒這種無聊的新聞。」我認真地說。

 

「清者自清;濁者自濁。身處污泥,難以避免弄髒手。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麼,你保重了。」結束通話前的這句話,是她在演藝界的告白,好像也是可以用來釐清我們萍水相逢的關係。

 

和董森森之間該說的話,說清楚了,接下來是麗明的情緒問題。雖然,我事先報備,董森森也致電解釋,麗明仍然很不諒解,但是她這次沒有採用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傳統方式,而是表面平靜、其實內部更激烈的形式││冷戰。

 

連續幾個星期,麗明不肯跟我說話。唯一的一句,很不中聽。「你自己看著辦,這種刊物在美國也看得到,你想想要怎樣跟你的兒女解釋清楚。」

 

最了解你的人,總是最清楚你最致命的弱點,她的冷箭,射中我的紅心。我自己可以不在乎、可以看得開,我的孩子、我的家人,要用什麼來應付外界的閒言閒語?

 

為了這件緋聞,家中的氣氛低盪到不行。麗明計畫去美國一段時間,「大樓住戶那麼多,鄰居指指點點,其他社交圈子我也不敢出入,你叫我怎麼待的下去?」

 

她的苦處,我很了解,所以沒有異議。私下我也想要自己安靜一段時間,坪數很大、空間寬敞的家裡,住著兩個不講話的人,那種孤獨令我恐懼。

 

而這真是八卦的年代,我和董森森的不實緋聞熱炒了幾天,媒體就被別的緋聞攻佔。自己曾經被捲入其中之後,看待媒體的方式也跟著改變。對新聞不必全部信以為真,商業都比新聞真實,董森森比從前更紅,風神百科全書知識網的銷售,也在一夕之間變得更風神了。

 

                            未完,續下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kychen 的頭像
shinkychen

空間 の 冥想

shinky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