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希望永遠是朋友《二》

 

 

關於我要去美國的事情,一切好像都定了,也好像都沒有定。最初的行程,是到洛杉磯,後來又改成要到溫哥華。聽說是為了配合雷安芝的行程,她好像參加珠寶商公會的旅遊行程,要從阿拉加斯搭郵輪到溫哥華。
感覺上,我跟她既親近又遙遠,如果她真的是我日夜思慕的母親,又為什麼遲疑呢?她的無情和冷酷,讓我熱切的心情,如同寒流來襲夜裡的咖啡,剛沖好就涼了,味道變得苦澀。

 

不只是對媽媽,當我對一個男人的愛戀,即將化暗為明的那一刻,是另外一種更濃密的苦澀。
即將出發去美國的前兩天,剛剛收到聖誕卡片的張威,主動打電話約我。天氣好冷,我握著話筒的手,都是冰的。

 

「聽說山上開始飄雪,妳想不想去看雪?」分明是熱情的邀請,他的聲音卻在顫抖。
「嗯……」我心裡在吶喊,我多麼想跟他說,「我想,我想。我要,我要。」但卻不肯立刻鬆口,居然壓抑地說「嗯,什麼時候?」
「當然是現在!」他斬釘截鐵地說。再多麼抒情的意境,只要搭上搖滾的節奏,聽起來就是很酷。
「哦。」我看了一下錶,晚上十一點半了,他說「現在」的語氣,充滿說服力,讓我不容置疑。
「山上很冷,妳準備一下,我馬上來學校門口接妳。」

 

二十分鐘之後,他出現在學校門口。我們四目相接的時候,彼此都沒有逃避。明明兩個人都準時現身,但這一刻,卻像是遲到了幾個世紀,等了那麼長久。
不知道他的眼神為什麼如此憂鬱,當他遞安全帽、防風手套等裝備給我的時候,我整個人跌進他深邃的世界裡。
跨坐在他身後,我沒敢讓自己的身體,貼上他的後背。機車轉彎的時候,我將手輕輕搭在他的肩上,希望透過指間的電流,傳達我的愛慕、我的想望、我的思念。而他的背化成一座流動的山,穿梭過市街,進入郊區的產業道路。我的真情,變成風、變成雲、變成泉水,用盡一切方法接近這座山,戀戀不捨,一路相隨。

 

「妳冷嗎?」等紅綠燈的片刻,他問我,「感覺妳在發抖。」

 

聽了令人覺得很溫暖,從來沒有人這樣關心我。但我不能說出實情,發抖並非因為冷,而是激動。

 

潮濕的空氣,濃濃的水霧,山下的萬家燈火已經模糊。

 

他在路途中唯一的便利商店,買了兩罐熱咖啡,遞給我,「先暖暖妳的手。」

不久之後,我們抵達山巔的一座涼亭,視野遼闊。層層的濃霧如雲海般從四面八方飄過來,彷彿仙境。

 

「剛才便利商店的店員說,晚間的確飄了一點雪,但十分鐘就停了。」他說。

 

「也許是水氣還不夠吧。」我推測。

 

靜靜地等了一會兒,雪花並沒有繼續飄落。
我們在等雪,好像也在等對方先開口說些什麼。
先打破僵局的是他。
「我收到妳的卡片了,很謝謝妳。」他停頓了一會,「妳介意我抽根菸嗎?」
「我很少看你抽菸。」
「嗯,我沒有菸癮,只是有時候會想抽一根菸。」

 

看他劃下火柴,天啊!連他點菸的姿勢,我都喜歡。

 

「大家都用打火機,你卻用火柴。」我看他用的火柴,還是仿古的那種。
「嗯。」他的話始終很少、很精簡。

 

沒有星星的夜晚,他手上的菸,是周遭唯一的光點,像是天邊既絢爛又寂寞的一顆流星。劃過天際的時候,我竟還不及許願。

 

接下來,又是一片如森林般的靜默。
過了好久││

 

「我……
「我……

 

是偶然、還是默契,我們居然同時開口。
「你先說!」這次我搶先。
「我收到妳的卡片了。」他重複說了一遍。
「我知道了,你剛剛已經講過了。」
「哦。」

 

「你……你看見卡片底面印著的紙鶴嗎?」我怯怯地問。
「有。」

 

「這應該是我寄給你的第兩百三十七隻紙鶴。」我想,我的提示已經夠明顯了。
「第兩百三十七隻紙鶴?」他一臉疑惑,「為什麼?」

 

「之前,你沒有收到過有人匿名寄給你的電子郵件,每一封都有紙鶴嗎?」
「沒有。沒有。」他很確定地說了兩次,「妳寄到哪個帳號?」

 

「高中畢業紀念冊上,你登記的帳號。」
「啊,」他啞然失笑,「我搞錯了那個帳號的密碼,一直都進不去。」
我的心情很複雜,既慶幸、又惋惜。慶幸的是,還好他沒有看見那些仰慕的信件;惋惜的是,我曾經付出的心意都成幻影。暗戀,真可憐。別人赤手對空打拳,至少還練就一身功夫,但偷偷對一個人付出愛意,並不會變得更堅強,只會得到內傷而已。

 

「哦,那就算了,當我沒寄。」
「可兒││」他深呼吸,「妳對我的好,我都知道。」

 

在這個短短的深呼吸裡,我也屏息。感覺空氣中,兩個人情緒的凝結。

 

「嗯?」我等他說下去。

 

「我和妳會是永遠的好朋友!」他一口氣說完。

 

「啊?!」我沒有發出聲音,但整顆心被用力揪起,又重重摔下。

 

為什麼?為什麼?等了這麼久,努力的這麼久,好不容易盼到這一刻,好不容易證明靜荷是騙我的,好不容易跟他相處了幾個月,但答案卻是一樣的。
真希望這一刻開始下雪,在冰天凍地的世界裡。然而,不只是天空中的水氣不夠,我們的緣分也不夠。

 

雪,並沒有如願從天上降下,卻無法抑止地從我的眼底飄飛。

 

原來,偷偷愛一個人是這麼艱難、如此這麼不值得。原來,被心愛的人拒絕,是這麼難堪、這麼痛苦、這麼沒有退路可走。我再也不要這樣用力地在內心排演獨角戲,我要直接當面問他││

 

「為什麼?」此刻,我才發現自己的個性有多麼好強,竟然能用力遏止住即將潰堤的眼淚。
「不為什麼。」

 

「你不只是外表酷,」我氣不過,「你的心更是冷酷。」
「我覺得我們比較適合做好朋友。」

 

「我已經有許多好朋友,不缺你這一個。」

 

是惱羞成怒吧!我承認。凌晨兩點,我竟然跑出涼亭,一個人從荒涼的產業道路走下來。聞風而至的看雪人潮,早已經敗興而歸了。路途上,只剩下我的內心世界還飄著雪。熱熱的眼淚,在奪眶而出的那一刻,化成冰冰的霜雪。

 

而他,竟然沒有追上來。

 

徒步一個小時之後,在剛才購買咖啡的便利商店附近,騎車繞路追著我的張威出現了。
「對不起,不是故意丟下妳,而是妳的反應讓我不知所措。」他的眼神,深情依舊,令我很難過。

 

「你可以不用理會我。」我的話語聽起來那麼可憐,彷彿乞求對方的悲憫。
「我以為我們需要冷靜一段時間,但我卻迫不及待想跟你說清楚。我……我不是不在意妳,我不想讓妳受傷害。」

 

「是我自己傷害自己,跟你無關。」
「可兒,我想妳大概沒有聽說我在高三那年發生的事。」

 

「什麼事?」
「連陳靜荷都沒有跟妳說?」

 

「沒有。」
「妳保證不再告訴別人。」

 

「我保證!」

 

他又點了一根菸,但這次沒有徵詢我的許可。
「高中即將畢業,學校停課了。就在快要大考的前幾天,班上一位和我交情不錯的男同學,割腕自殺。」

 

「啊,學校裡有學長死掉?我們都不知道。」
「不,他沒有死,被家人及時搶救回來了。但是他的遺書,卻也被家人發現了。」

 

「裡面寫什麼?」我猜想是考試壓力太大了。
「他說,」他停頓一下,舒緩激動的情緒,接著平靜地說:「他喜歡我。」

 

「你,你跟他是……Gay?」
「別問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那年,我才十七歲,我只知道跟他感情很好,我們一起打球、一起讀書。」

 

我突然很羨慕那位學長,即使他曾經是我暗戀關係裡的情敵,「他應該跟你表白過?」
「嗯,在他自殺之前的傍晚。天氣很熱,我們剛剛從游泳池裡起來,在沐浴間,他突然吻我。」

 

「你接受他的示愛。」
「我承認,我沒有拒絕他的吻,但我不確定那是愛。」

 

「你應該會判斷。」
「在我意識到生理有些反應的那一秒鐘,我立刻推開他,跑出去,我不知道我在逃避他、還是逃避自己。」

 

「然後呢?」
「午夜,就接到他家人的電話,說他自殺了。」

 

「然後呢?」
「他的家人氣壞了、也嚇呆了,沒有讓他參加考試,不久之後,就把他送出國。」

 

「他不用服兵役嗎?」
「不用,聽說體位不符,心臟病或哮喘之類的。」

 

「你沒有再見過他。」
「沒有。」他停頓了很久,「我甚至沒有再見過我自己。到現在為止,我都弄不清楚自己要的究竟是什麼?」

 

「相較之下,我比較幸運,不是嗎?至少,我知道自己要什麼,即使到最後我沒有能夠得到。」
突然不由自主地,我過去擁抱他,像是安慰他,其實是安慰自己。接著,兩個人抱頭痛哭。

 

「你知不知道,我好愛你!」我再也無法保持優雅,不停的啜泣,反而令我產生勇氣,徹底將自尊放棄,以近乎動物的哀鳴,掏空我最深刻的自己。

 

「可兒,妳是個很好的女孩,我不想傷害妳。」他別過頭去,不讓我看見男兒的眼淚。
我回想起當時質問靜荷時,她吞吞吐吐的表情,重複說著:「我不要張威靠近妳,我不能坐視他傷害妳,我不要!」我終於理解了靜荷的苦衷,也體會張威的不得已,但我始終不明白,為什麼每個人都要這樣,總要等到掀開謎底,才願意承認自己也曾經多麼地努力。

 

「本來,我以為我是來跟你告白的,沒想到是你跟我告白。不過,我的告白是為了愛,你的告白,是為了不愛。」
「是為了不知道如何去愛!」他說。

 

我從包包拿出一本筆記本給他看,裡面用橘色的筆,寫了無數個「張威」的名字,那曾經是我在準備考試期間,想念他的心情。
「我以為我只要用念力寫滿這本幾記本,你就會愛上我了,沒想到才寫了半本,就得到這樣的結果。」
「可兒……我不知到底該說什麼?」

 

「也許,回去之後,我會更努力,用黑色的筆繼續寫你的名字,讓我自己忘記曾經對你付出的感情。」
這次換他主動抱我,從來沒有男人曾經抱我這麼緊。

 

抬頭,擦乾眼淚,我才看見我們站在一棵枯乾的松樹下。它被蟲害侵蝕得失去該有的生命力,針葉落盡,但枝幹依然蒼勁地挺立在墨藍的空中。像沒有愛的人,仍然堅持要勇敢地活下去。

 

天快要亮了,這一刻,我相信我和他會是永遠的好朋友。

                            未完,續下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hinkychen 的頭像
shinkychen

空間 の 冥想

shinky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